当前位置:造价信息网 > 热点精选 > 正文

这五种固定总价合同类型,你遇见过几种呢?

2020-11-06 13:32:19 56

在建筑工程行业,对于施工类的固定总价合同,通常不会仅有一个合同总金额,通常有其合同金额组成明细,一般有两种模式的价格明细,分别是定额计价模式和清单计价模式。

本篇将对清单计价模式下的固定总价合同进行解析,围绕固定总价合同的包干范围进行拆解,重点梳理各种明确合同范围资料之间的优先解释权。

基于固定总价合同金额形成的过程,按照“签订合同时的所依据资料”的维度对固定总价包干合同进行分类,这将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刻的理解固定总价包干合同的隐性假定,以及多个依据资料间的优先解释权。

02  第1类固定总价合同

第1类固定总价包干合同,是在招标时,招标单位提供:招标文件、技术要求、招标图纸、工程量报价清单等主要资料,我们称之为“提供图纸和清单的固定总价合同”。

这种形式的固定总价包干合同是最为常见,以几种主要资料共同明确固定总价包干范围,所提供的工程量报价清单作为报价的基础,但招标单位不对工程量报价清单的质量负责,招标文件通常是要求投标单位对工程量清单质量进行复核,并提出疑义,允许投标单位调整工程量清单数量,增补工程量清单漏项。简而言之,招标单位提供清单的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对比格局投标单位的报价,简化评标的难度,工程量清单是开放的,允许以特定形式修正工程量清单的差错和缺漏。

在实际投标过程中,很多投标单位往往会忽略对招标工程量清单质量的复核,把其当成固定单价合同的模式进行报价,首先是由于投标时间紧迫,其次是所提供的招标工程量清单也容易误导投标单位,再者上述“简而言之”的初衷不会在招标文件中以显性的方式表述的,假定投标单位已经知晓的。

基于上述分析,对这种模式的固定总价合同,若招标单位提供的工程量清单存在瑕疵,会概率极大的被投标单位延续到投标报价中,为后续合同的执行、工程的结算埋下隐患。

因此建议招标单位提升对招标工程量清单的质量的管理。

03  第2类固定总价合同

第2类固定总价包干合同,是在招标时,招标单位提供:招标文件、技术要求、招标图纸等主要资料,我们称之为“仅提供图纸的固定总价合同”。

相对于第1种固定总价包干合同而言,招标单位不再提供工程量报价清单,施工方可以自行列项进行报价,包干范围其实与第1种固定总价是相同的。

但这种开放的报价模式,会增加评标的难度,但能够让投标单位清晰的知晓要对报价的明细负责,不论是工程数量还是单项的价格。这种形式的固定总价合同在清标的过程中,只会关注总价,不会关注明细构成,也容易为后续工程变更金额确定埋下隐患。

04  第3类固定总价合同

第3类固定总价包干合同,是在招标时,招标单位提供:招标文件、技术要求、招标图纸、无量报价清单等主要资料,我们称之为“提供图纸和无量报价清单的固定总价合同”。

先解释一下什么是“无量报价清单”?

是指没有工程数量的工程量报价清单,简单的讲就是,第1类固定总价合同中的工程量报价清单,去除工程数量后的文件。

这是介于第1类和第2类间的一种固定总价合同模式。主要目的为了降低评标的难度,工程数量需要投标单位自行计算和填写,若投标单位认为清单有漏项,可以自行增加,这种方式与第1类固定总价的模式类似。

但这种方式的优点是,施工方必须深度的熟悉相关资料信息,按照所提供的工程量清单格式和规则完善工程量报价清单,由投标报价单位数量至少是三家,基于不同投标单位提供的工程量报价清单,在清标阶段可以形成一份更为完备的工程量清单报价明细,通过澄清函或约谈的方式,把一些报价隐患在合同签订前予以规避。

这种方式的招标周期相对较长,若时间允许,作者比较推荐这种方式,招标单位按照第1类模式,编制工程量报价清单,但在招标时仅提供无量报价清单,这样通过对比多家完善工程数量和增补的清单项,可以大概率的让工程报价明细更加完备,同时也可以避免第1类合同中的误导。

05  第4类固定总价合同

第4类固定总价包干合同,是在招标时,招标单位提供:招标文件、技术要求、工程量报价清单等主要资料,我们称之为“仅提供报价清单的固定总价合同”。

这种模式的固定总价合同,招标单位要对工程量清单质量负责,虽然形式上是固定总价合同,其实是固定单价合同,这类固定总价包干的范围由主要是由“工程量报价清单”进行明确的。

既然选择固定总价包干,虽然没有形式上的施工图纸,但工程量报价清单其实就是施工图纸的另一种表述方式,工程量清单的项和数量都是有其来源和出处的,仅仅是没有形式上的施工图纸。所完成的工程数量可以通过签证、工程量确认单的形式予以确定。

这种模式的固定总价合同,必须确保单项价格的合理性,否则当工程数量发生变化时,容易出现争议的问题。

06  第5类固定总价合同

第5类固定总价包干合同,是在招标时,招标单位提供:招标文件、技术要求等主要资料,为便于叙述,我们称之为“无图纸无清单的固定总价合同”。

这种模式的固定总价包干合同,通常是需要基于特定的场景进行深化设计,达到特定的功能,或实现特定的效果。这种合同的包干范围比较模糊,投标单位的深化图纸和报价明细可以有效的作为补充。

因此在签订这类合同时,必须明确结算的标准,对特定功能、特定效果、深化图纸和报价明细的优先解释权作出明确,否则,结算容易出现扯皮的情况。

若未明确作出优先结算权的,通常会转化为固定单价合同,结算时将如实核定报价明细。

07  写在最后

固定总价合同最大的隐性假定就是:组成合同文件的资料都是完备的、资料间的信息是一致的、包干的范围是实明确的,资料的质量是合格的,且相关方对资料信息的解码也是相同的(至少在合同签订时)。

最全的固定总价合同文件构成包括:招标文件、合同条款、技术要求、设计图纸、招标答疑、投标文件(含报价文件)、约谈记录、澄清函等,这些文件合集共同界定固定总价包干的范围。

施工类的固定总价合同金额的价格构成明细,最大的价值是作为处理工程变更的最直接参考,降低变更金额确认的难度。

作为造价从业者,在执行固定总价合同时,若没有参与合同签订的过程,至少要通过上述固定总价合同文件的构成,能够明确判断出固定总价合同是属于哪一类。明确了合同的类型,才能更好的理解合同文件的优先解释权,更好执行合同。